中国足球联赛分几个级别以及中国足球联赛史强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中国足球联赛分几个级别,以及中国足球联赛史强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低级别职业足球联赛遭遇寒冬

深圳人人俱乐部退出中乙,保定英利易通去向不明 低级别职业足球联赛遭遇寒冬

这个冬天有点冷,中乙俱乐部的感觉尤深。继深圳人人俱乐部退出下赛季中乙联赛,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两家中乙俱乐部因欠薪被中国足协取消注册资格,1月2日,中乙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又对外宣布,容大集团已经停止对俱乐部赞助,俱乐部将继续寻求赞助商或无偿无条件出让全部股份(可以迁址到足协允许的任何城市)。

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原是一家业余俱乐部,在当地民营企业保定容大集团出资接手后,俱乐部得以在2015年顺利跻身中乙联赛。2017年,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获得中甲联赛资格。可惜仅仅一个赛季,俱乐部就从中甲降回中乙。2018年末,多名球员声讨俱乐部欠薪。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在声明中称,容大集团在2018赛季初已经终止赞助,俱乐部正在积极寻找新的赞助商。

为何中甲中乙等低级别职业足球联赛的多个俱乐部落到了这般田地?道理其实很简单——亏损逐年加大,准入门槛越来越高。

2017年12月,中国足协财务咨询合作商普华永道公布了2016赛季中超、中甲俱乐部的财务状况。数据显示,中超总收入为70.82亿元,总成本为110.14亿元,总亏损39.32亿元。中甲总收为10.92亿元,总成本19.15亿元,亏损8.23亿元。

在中超和中甲俱乐部成本逐年升高的同时,作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第3级别的中乙联赛的成本也从百万元增长到了3000万元以上。这还仅仅是最低运营成本,如果想要升入中甲,俱乐部的投入普遍在5000万元以上。

俱乐部投入节节高升,收入来源却十分有限。普华永道的调查数据显示,2016赛季中超俱乐部64%的收入来自商业赞助,中甲俱乐部39%的收入来自交易球员、27%来自商业赞助。

由此而言,无论是中超、中甲还是中乙,各俱乐部均十分依赖冠名赞助商(往往是俱乐部第一大股东)的资金支持。当容大集团宣布撤资后,中乙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不知何去何从也就不难理解。多个俱乐部退出中乙的另一个原因则是职业足球俱乐部的门槛日益升高。2017年12月,中国足协发布了《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准入规程》。该《规程》明确规定,中超和中甲俱乐部除了拥有一线队和预备队以外,还必须下设至少5支不同年龄层次的青少年梯队;中乙俱乐部须下设至少4支不同年龄层次的青少年梯队。

4支青少年梯队尚且无法组建,更何况成立一支预备队和5支青少年梯队,一些俱乐部因此甘愿混迹于中乙甚至业余联赛也不愿意升入中甲联赛。毕竟升入中甲甚至中超就意味着更大的投入和亏损。正因如此,深圳人人足球俱乐部退出中乙,将重心移向青少年足球。

作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主管部门,中国足协也看到了这些问题。2018年12月20日,中国足协针对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存在巨额亏损、财务状况堪忧的情况分别出台了财务约定指标(2019~2021年)。

在支出限额上,中乙俱乐部今后3年均为0.35亿元,中甲俱乐部为2亿元。在人工成本方面,中乙俱乐部将不得超过65%,中甲俱乐部逐年下降,到2021年为55%。此外,在投资人注资限额、奖金限额、亏损限额上也给出了硬性指标。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甲中乙足球俱乐部的运营压力,但这些俱乐部能否增加自身造血功能广开财源,仍有待检验。

袁浩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一个县都有四个级别,日本足球联赛,亚洲霸主崛起的基石

2018年世界杯淘汰赛,日本队一度2-0领先阵容豪华的比利时,将对手逼入绝境。尽管最终遗憾惜败,日本足球的进步肉眼可见。

事实上上个世纪日本足球的水平非常平庸,甚至还落后于中国队。1984年中国队就已经闯入亚洲杯决赛,拿到亚军,而日本队直到1988年才终于闯过预选赛,第一次晋级亚洲杯决赛圈。而他们晋级世界杯也只比我们早了4年。

在日本,棒球是毫无疑问的第一运动,在棒球阴影下,足球的发展并不轻松。但是即使是日本足球的黑暗时期,他们依然建立起了非常完善的足球联赛体系,为今后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日本的职业联赛历史并不悠久,1993年才开打的日本J联赛仅仅比我们的甲A联赛早了一年而已。第一年成立的J联赛只有一个级别,球队总共只有10支。草创时期的日本职业联赛并没有盲目扩张,而是制定了严格的准入制度,对加盟球队进行审核,无论是战绩还是财政都要达标才能加入联赛。

随着加盟球队的增多,1998年,J2联赛成立,2014年J3联赛成立。如今日本已经形成了3个级别的职业联赛体系。总共有58支职业球队。

在职业联赛下面,还拥有第四级别联赛:日本足球联赛(JFL),日本足协对他的定义是半职业联赛,是从地区联赛到职业联赛之间的过渡,不同于职业联赛,日足联允许赞助商出现在队名里,因此你能在这里看到本田FC、仙台索尼这样的企业队,很多被职业联赛淘汰的球员能够在这里找到工作机会。

想要从日足联升入职业联赛的球队,必须要先成为日职联百年计划加盟球队,对球队进行职业化改造,符合准入标准,然后同时要满足成绩要求,才能升入J3联赛。要求非常严格。

日足联是最后一级的全国联赛了,在日足联下面则是日本地区联赛,47个都道府县被分为9个地区,以东京都所在的关东地区为例,东京都和临近的7个县共同组成关东联赛,而关东联赛同样分为两个级别。关东1部和关东2部。

每年赛季结束后,12支从9个地区联赛选拔出来的球队将进行地区联赛总决赛,胜者能够晋级全国联赛,也就是日足联。

在地区联赛下面,47个都道府县都有自己的地方联赛,以东京都为例,东京都联赛分为4个级别,22组,一共有247支球队参与其中。级别低联赛还缩短了比赛时间,降低准入门槛,让更多的足球爱好者参与其中。

地方联赛同样与地区联赛接轨,东京都1部的前3名将获得关东足球大会的参赛资格,获得进入关东联赛的机会。

可以看到,日本的足球联赛系统有多达10个级别,低级别联赛盘根错节,深入到每一个地区。因此日本深厚的足球人口基础就不奇怪了。成年联赛只是日本众多的足球赛事的冰山一角

日本天皇杯是日本最高级别的杯赛,除了职业球队,天皇杯还留了一半的名额给了业余球队,每个地区的业余球队都会为了本县的代表资格而拼杀,从县级预选赛脱颖而出的球队能够代表本县与职业球队交手。

在这个赛制下,天皇杯成了冷门的温床,经常有业余球队斩杀职业球队的壮举,2019年天皇杯就曾发生J1联赛球队名古屋鲸鱼0-3惨败鹿儿岛县代表鹿屋体育大学的惊天冷门。

此外还有仅限职业球队参加的日本联赛杯、地区球队参加的全国成年足球锦标赛、县级地方球队参加的全国俱乐部足球锦标赛,无论是职业球员还是业余球员,都能找到自己的目标并为之奋斗。

除了成年联赛,日本的青少年和校园联赛更是可怕,普及率高的惊人。我们最为熟知的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就是其中的代表。

全国4000多所学校经过残酷的县级预选赛,决出48支优胜队,齐聚一堂参加全国总决赛。从高中足球锦标赛走出的日本球员数不胜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本田圭佑,这位日本足球领军人物曾经被职业队淘汰,在高中足球锦标赛大放异彩,最终重新成为职业球员,代表日本登上世界杯舞台。

事实上高中足球锦标赛甚至不是日本最重要的青年足球赛事,日本足协打造了自己的青年赛事品牌:高元宫杯。高元宫杯虽然名为杯赛,实际上是非常完善的青年联赛,覆盖了职业梯队和高中球队,分为超级联赛、王子联赛和地区联赛,联赛之间能够互相升降级。最重要的是高元宫杯全年举行,对于年轻球员的锻炼效果不言而喻。

日本的青年赛事还包括全国高中综合运动会(高中球队)、日本俱乐部青年足球锦标赛(俱乐部梯队)、J联赛青年杯(俱乐部梯队)等等。

以上只是日本青年足球比赛的沧海一粟,上到大学生联赛,下到小学生,日本都拥有完整的全国赛事体系。

根据国际足联的一项统计,日本的足球人口达到了480万,其中18岁以下的青年球员达到了63万之多,对于一个人口刚刚超过1亿的国家,这个规模已经非常庞大了。正是如此完善的足球体系才撑起了如此庞大的足球人口。

日本留洋球员涌现,青年才俊辈出,这背后都是数十年努力的成果。任何一座壮美的大厦,他的地基必然是非常深厚和坚固的,没有联赛体系和足球人口做支持,国家队终究是空中楼阁,无法维持战斗力。中国足球今天学巴西,明天学西班牙,其实我们最好的老师,就在我们身边。

[ 作者:piikee   分类: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