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足球队外号和摩洛哥足球队阵容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摩洛哥足球队外号,以及摩洛哥足球队阵容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挺进世界杯8强的摩洛哥队,最大黑马,其背后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随着2022卡塔尔世界杯赛程的不断推进,挺进8强的球队已经全部产出。其中,最是让我深刻的并不是偶像梅西所在的阿根廷队,而是来自非洲的摩洛哥队。

摩洛哥以点球大战3:0的战绩击败西班牙,挺进了这次的世界杯8强(首次),有媒体称“本届世界杯最大黑马”,令有着“亚特拉斯雄狮”绰号的摩洛哥队增添了不少英雄色彩。

那么,摩洛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这不禁令我想起2019年的北非之行摩洛哥之旅。

摩洛哥是地处非洲西北部的一个沿海阿拉伯国家,这个国家给我的初次印象是五彩缤纷的,不论是城市建筑还是工艺品都充满了艺术的热情色彩。可以说,这是一个毫不吝啬色彩的国家。

起初,我踏上摩洛哥旅途的原因是源于青少年时期十分喜欢的一位女作家——三毛。她笔下的撒哈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深深吸引着我。那座掩藏在荒漠中的小城阿尤恩,是我一直所向往的地方之一。

但当我真来到摩洛哥后,我发现,这个国家可能比西撒哈拉更为精彩(阿尤恩并不是摩洛哥的城市,而是西撒哈拉的首都,从摩洛哥出发较为便利),尽管我最终是没未成阿尤恩。但摩洛哥给我的旅程带来了太多难忘和充实。

直到今天,我依旧是记得我去了哪些城市,包括有首都拉巴特、古城菲斯、马拉喀什、卡萨布兰卡以及美丽的蓝色小镇舍夫沙万。

其中,最喜欢的城市还是菲斯和马拉喀什,它们均为摩洛哥历史文化名城。菲斯与我国西安、无锡还是友好城市呢。

菲斯是摩洛哥的第一座皇城,菲斯老城是世界上现存最大规模的典型的中世纪风格的城市之一,在阿拉伯国家可与马拉喀什、开罗、大马士革、萨那等城市相媲美。

1981年,它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地区,被美国著名杂志(Traveler)评为全球最浪漫的10大城市之一。

这里的传统手工业尤为出名,皮革生产远销世界各地。古城里的皮革染坊是不能错过的景点之一,它看起来并不光鲜亮丽,而且味道很重,但历史的遗迹无处不在。

作为摩洛哥最大的柏柏尔人市场(露天市场),马拉喀什之夜给我了一个“阿拉神灯的梦幻世界”。马拉喀什的露天市场据说是整个非洲最繁忙的市场。

暮色低垂,华灯初上,广场上到处是杂技演员、讲故事的人、诗人、跳舞者、音乐家和各种艺术家。

空气中散发着浓烈的烤羊肉、烙面饼的香味,露天餐馆、小吃店布满街头,人山人海,熙来攘往,狭窄的街巷显得异常拥挤,完全是一派中世纪的繁华市面风貌。为了拍到广场全貌,花钱前往餐厅二楼、三楼,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当地人早掌握了这一门赚小费的技能。

马拉喀什以红色的城市而闻名于世,是摩洛哥历史上最重要的古都之一,中世纪时曾两度为摩洛哥王朝的首都。今天的马拉喀什以众多的名胜古迹和幽静的园林驰名于世,被誉为“摩洛哥南方明珠”。

虽说我很喜欢菲斯和马拉喀什, 但其实整个摩洛哥之旅都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只有这么一个瞬间,直到今天才有种“后知后觉”的感觉。

那就是在首都拉巴特的海边,遇见了一行人在踢足球。当时,不以为然,与其同时的还有人在冲浪晒太阳等。这一切在我看来只是旅途中所见的人文风景之一,充其量可形容摩洛哥人很热爱运动。但我未曾再深入去了解他们的运动天赋。

直到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赛程的展开,直到摩洛哥以3:0的成绩进入8强,我才真正关注起来,这使我在回想摩洛哥之旅时,对摩洛哥有了新的认识。

实际上不止是沙滩上,包括小巷间、停车场等地都是摩洛哥人享受足球的舞台。媒体称他们对足球的热爱“很纯粹”。在拉巴特市郊,还有一座可免费训练并保障食宿的足球学院。在摩洛哥其他的城市(10多个)都有规模较小的足球学院分院,这使得足球在摩洛哥有了快速发展的土壤。

追溯摩洛哥的足球发展,要从20世纪初法国殖民时期说起,正是那个时候足球运动被带到了摩洛哥。二战之后,摩洛哥国家队战绩虽然并不出众,但多名出生于摩洛哥的球星都在世界杯赛场留下足迹。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出生于马拉喀什的朱斯特·方丹。他在1958年世界杯代表法国队单届打入13球,留下至今无人超越的纪录。

20世纪70年代,摩洛哥足球迎来发展高潮,先是杀入1970年世界杯决赛圈,接着在1976年夺得队史第一个非洲国家杯冠军。此后,摩洛哥队又在1986年世界杯进入16强,1994年和1998年连续两届世界杯晋级决赛圈。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挺进8强,相信此刻的摩洛哥举国上下陷入狂欢的。

这是一个热爱足球的国家,曾几次举办非洲国家杯。今年,摩洛哥就举办了女足非洲国家杯,并借助东道主之利夺得亚军。但他们更想举办世界杯,前后五次申办(994年、1998年、2006年、2010年、2026年)均告失败。据悉,在四年前又提出申办2030年世界杯。

不论如何,祝福摩洛哥。祝福摩洛哥队在2020世界杯更进一步,祝福摩洛哥如愿举办世界杯。

“我去过摩洛哥,那里的足球很纯粹。”

“请和我一起大声喊出来:我去过摩洛哥,那里的足球很纯粹。”

——这是世界杯小组赛次轮摩洛哥2比0爆冷击败比利时之后,知名解说员徐阳在社交媒体写下的话。

在一场原本被视作“强弱分明”的对决中,

来自北非的劲旅踢出了令人惊叹的勇气与决心。

齐耶赫上半场尾声阶段轰入一记定位球,

但VAR认定摩洛哥球员在越位位置干扰库尔图瓦,判决进球无效。

而摩洛哥将士表示一球不算,

那就再来一次。

下半场由赛斯直接定位球破门打破僵局,

并在尾声阶段靠着阿布哈拉勒的进球锁定胜局。

于是在这个夜晚,整个足球圈都成了段子手们的狂欢,他们集体说道:

“我去过摩洛哥,那里的足球很纯粹。”

“那里的足球很纯粹”

如果进行足坛热门段子评选,

“那里的足球很纯粹”一定占有一席之地,

对段子追根溯源,

则要将时间拨回到四年之前。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摩洛哥与西班牙、葡萄牙和伊朗同组,首轮被伊朗绝杀之后,几乎没有人相信“亚特拉斯雄狮”还能够小组出线。

结果摩洛哥偏偏不信邪,在对阵伊比利亚双雄的比赛中都展现了十足的斗志。和葡萄牙一战,摩洛哥虽然被C罗开场的进球1比0击败,但整场比赛占据主动的表现还是令人印象深刻。

于是当时解说比赛的徐阳便说:“我去过摩洛哥,停车场、沙滩上都是踢球的孩子,那里的足球很纯粹。”

在那场比赛之后,徐阳继续点评这个北非国家:“摩洛哥虽踢的足够漂亮,但却并不足以取得胜利,这也和摩洛哥百姓对足球的认知有着直接关系,他们更喜欢纯粹的足球,更喜欢展示自己的马赛回旋。不过世界杯的对手不会给你回旋的余地......另外,我确实去过摩洛哥。”

“那里的足球很纯粹”和摩洛哥小组垫底的结局形成了“反差萌”,此梗顿时传遍天下,而徐阳也因此获得一个颇为响亮的外号——“徐志摩”。

转眼之间四年过去,“纯粹梗”仍然用途广泛,就连徐阳自己都开始自我调侃,而不断进步中的摩洛哥足球,当真在卡塔尔世界杯的舞台上“纯粹”了一番。

“当你给他爱和信任,他会为你而死。”

摩洛哥之所以能在这个夜晚的世界杯舞台上成为主角,归根结底还是球队实力在线,这支总身价2.51亿欧元的北非劲旅,堪称非洲版的“蓝武士”,大名单26人,共有20个旅欧球员。

“亚特拉斯雄狮”的阵容可谓星光熠熠,他们拥有曾在阿贾克斯无比闪耀、为国家队攻入17球的切尔西边锋齐耶赫,拥有刚满24岁、去年夏天让法甲土豪巴黎圣日耳曼队砸下6000万欧元引进的阿什拉夫,拥有为德甲豪门拜仁效力的边路快马右后卫马兹拉维......

如果你是一名熟悉中超的球迷,还会发现2014年的中超银靴哈默德也代表摩洛哥来到了卡塔尔。

对阵比利时的比赛,齐耶赫就成为了摩洛哥绝对的大腿,他不仅最后时刻送出助攻,还9次赢得对抗,完成两次关键传球,打进一粒无效的定位球,赛后也被官方评为全场最佳。

然而如今的摩洛哥真核,

在三个月前还背负着“刺头”之名。

这一切还要从他和摩洛哥前主帅哈利霍季奇的矛盾说起。

在去年9月的国际比赛日之后,齐耶赫有长达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出现在摩洛哥的大名单之中,对此哈利霍季奇的解释是齐耶赫这小子诈伤,作为主帅对此行为必须零容忍。

颇具性格的齐耶赫也绝非善茬,闻言直接在社交媒体开炮,表示“爷笑了”并与国家队主帅激情对线,眼见两人就要势不两立,摩洛哥足协主席亲自出马做和事佬,但齐耶赫相当刚烈地表示:“我不会再穿上国家队的球衣。”

然后,他和马兹拉维一起退出了摩洛哥国家队。

一边是国家队主帅,一边是当家球星,摩洛哥足协主席夹在中间相当煎熬,但仍不遗余力地进行调停,但齐耶赫梅开二度地选择无情拒绝,并说道:“足协主席说要征召我,但我不会为国家队继续踢球了。”

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矛盾就在拉拉扯扯中持续近一年,恰逢哈利霍维奇带队在非洲杯和友谊赛中的战绩不佳,摩洛哥足协决定就此站队——在今年8月将国家队主帅解雇。

足协功夫已经做到如此地步,齐耶赫的口风也顺势改变,在今年9月迅速回归国家队,并表示经历一系列波折之后,自己已经重新准备好为国征战了。

球员与教练直接对线,

最终球员胜出,

这样的剧本是不是十分熟悉?

如此景象,确实在世界杯之前100天时在摩洛哥国家队出现了,以当时的视角看,“亚特拉斯雄狮”的卡塔尔之旅难言乐观。

但外界似乎忽视了一个重要因素——摩洛哥足协选择的,是有着“摩洛哥瓜迪奥拉”美誉的雷格拉古伊。这名地道的本土少帅,十年前就曾执教过摩洛哥一年,且在今年刚刚率领卡萨布兰卡维达德击败埃及豪门阿尔阿赫利,夺得非洲足球冠军联赛的冠军。

让摩洛哥球迷为俱乐部狂欢过一次的雷格拉古伊,有理由让国民为国家队欢呼一次。他上任之后便迅速搭建起属于自己的体系,在友谊赛中击败智利、战平巴拉圭,以饱满的状态出现在世界杯的舞台。

“这就是捍卫摩洛哥荣誉的最佳阵容。”雷格拉古伊在公布大名单时如此说道,而得到足协和主帅支持的“刺头”齐耶赫,也用赛场上的表现证明了自己,摩洛哥兜兜转转,还是走到了创造历史的这一夜。

“齐耶赫太棒了。很多人说他很难被管理,但我看到的是,当你给他爱和信任时,他会为你而死。”

这是雷格拉古伊在击败比利时时候采访中的话语,他丝毫不吝惜对齐耶赫的偏爱,后者似乎也用表现印证了中国那句古话——士为知己者死。

“我们没有机会夺冠。”

在足球世界,德布劳内是顶级球星,

也是一个“实诚孩子”。

对阵摩洛哥的关键比赛之前,《卫报》发布了一篇世界杯前的长篇专访,德布劳内在采访中表示:“(比利时)没有机会(夺冠),我们太老了。”

比利时核心的话语,确乎反映着欧洲红魔现今的困境,他们曾拥有黄金一代,但这批球员正在老去,而后起之秀们并不能达到前辈的水准。“世界排名第二”并不能反映比利时的真实水平。

事实上,小组赛首轮,比利时就被加拿大“摁着摩擦”了一整场,若非库尔图瓦扑出点球、巴舒亚伊灵光闪现,迟暮的黄金一代,四天前便已经被“打回原形”。

而在阿图玛玛球场的这一天,

“亚特拉斯雄狮”露出獠牙,

咬下了欧洲红魔最后的“遮羞布”。

步履蹒跚的黄金一代,确实已经到了“日暮黄昏时”。输给摩洛哥之后,比利时末轮已经没有退路,他们必须击败克罗地亚,才能够确保进军淘汰赛。

在这“冷门”呈现的时刻,世界杯也体现着它的极致魅力——世界排名不能代表一切,强弱只与场上的发挥有关,日本可以击败德国,哥斯达黎加可以战胜日本,摩洛哥也能够在比利时身上拿下三分,赢得球队24年来的第一场世界杯胜利。

比利时世界杯小组赛8连胜的结束,

似乎意味着一个时代走向尾声。

这个时代有光荣,也有遗憾,

收束结尾之际,竟也给人淡然之感。

而摩洛哥将士则要继续为梦想而战——他们不是热门,却有着燃烧的梦想。

末轮面对着提前出局的加拿大,

士气正盛的“亚特拉斯雄狮”,

还想要继续“纯粹”下去。

[ 作者:piikee   分类:足球]